【翻译】【拔杯】A Little Bird Told Me 一只小鸟对我说 第二章

第一章



Chapter 2

Iron John
铁约翰①



Hannibal本应将更多时间花在描绘Will的双眼上的——它们一向是Will最珍贵的部分,不但能比其他人看到更多更深,而且能用匆匆一瞥让Hannibal融化。他总是找不到正确的蓝绿比例,调不出瞳孔里的色彩。

即使日日夜夜凝望那双眼眸,他依旧无法用画笔完美捕捉神韵。从他们一同自悬崖一跃而下以后,他已经将Will画过无数遍,但新落下的每一笔都让他越发焦虑——在这之前,他从未有过如此接近对方的机会,一切只靠暗自神往,而现在,他切身体会到了心醉神迷。后果就是几幅画到一半就被遗弃的画作,因为他那迷人的繆斯就是不能老实坐好。

Hannibal在牢房里坦荡地向Jack要求取回那些画作——“侧柜抽屉里的那些,劳驾。”

Jack仅回以怒目。

但画作消逝已久,大概已经燃为灰烬,随风飘散。希望那些灰尘会寻到正确的方向,终与Will的骨灰混为一体——他没能活下来,Hannibal被如此告知。

Hannibal情愿以身代之。这样,他就不用现在这般困坐囚笼,只能在记忆深处试图描绘Will的双眼;他就不会记得颤抖喘息的Will为他拂开眼前发丝的同时努力克制因为下腹的枪伤而产生呕吐欲望的样子了。这真——操,上帝,啊——呃——还好,Hannibal,我会——我会好——好好的,我发——发誓。

到底是知道一个人在对你撒谎更伤人,还是明知他骗了你,却依旧怀揣着信任在医院里醒来更痛苦?

Hannibal对此仍无定论。

听闻这个消息时,他脸上波澜不惊,但内里,好似上帝让他脑海深处诺曼底大教堂的屋顶崩塌了。而他就被困在这废墟之中,不愿释放自己。茶杯已经彻底粉碎,再没有任何奇迹能将它拼合了。

Frederick竟然试图对他开展心理治疗,Hannibal只能报以嘲笑。过家家式心理学,还挺可爱的。Frederick像个愤愤不平的小孩儿一样暴躁,企图刺探他的心事。但通常情况下,一个关于焦黑肉块的小俏皮话就能让他小步疾走好几天。

他对此倒是挺高兴的,如今他只想与自己画出的Will独处。Will已经离开了,他知道自己正处于悲伤五阶段②的否认阶段,却不知道这会持续多久。最新数据显示,从他们的快乐结局骤然搁浅算起,他已经在这个阶段滞留一年多了。

Will。

和上一次入住这个监狱相比,这回的特权显著减少了。比方说,他只被允许同时拥有十本书,于是他要求了一套童话全集。Frederick尝试体会出其间深意,Hannibal则随他怎么讲。

近期,他正在研读铁约翰的故事。故事中,无人允许那个可怖的男人步出牢狱。唯有王子。而王子其余所有的冒险都比不上此举来得迷人——完全出于利己主义——这是种极少在童话中获得好报的品质。

而故事的最后,铁约翰的真实自我得以展露,因为他被一个心含纯粹之人解放了。

Hannibal坐在他的床铺上,仔细思考着这个故事。

没人要求此人的心灵必须纯善,纯粹也可意味着此人的行为拥有清晰的动机,比方说诅咒其余所有人都下地狱。

Achilles期望所有的希腊人都死掉,这样他和Patroclus就能仅凭他们二人征服特洛伊了。最后靠着神祇的涉入才将他们击倒。

那天,Will已经将他们两人解放了,从Hannibal物质上的监狱中,也自外界的束缚里。

“我也不知道我能否拯救自己,”Will在Hannibal开红酒的时候承认道,“也许这样也不错。”

Will带来了自由,尽管他本以为他们会一同跃入死亡。但这并不重要,毕竟他们也于同一个时刻得以解放。Hannibal将此情此景在脑海中不知演绎了多少回,这是他此生唯一一次感受到了似宗教般的狂热。

Frederick曾提起Jack找了个实习生,如果他愿意的话,准备带她来见见他。Hanniba表示他十分乐意。

他想要一个崭新的头脑——用来扯成碎片,而Jack身边总是有最棒的脑袋。一个年轻的女实习生。Jack是发傻了才会把任何人带到这儿来。他期待她足够特别,能多维持几次有趣的来访。他计划着好好扭曲一下她的思维,令她最终留在这儿陪自己,而Jack将会不得不面对自己再一次的失败。

显而易见,那个新实习生移情于受害者,而不是杀手。很有意思的技艺,他会利用这点来对付她的。他需要做的只是静待她的到来。








Hannibal在自己的思维宫殿中行走,进入诺曼底大教堂。他停在走廊的顶端,观察着眼前神圣的场景。

Will站在祭坛前,背对Hannibal,手中握着两支圣餐杯,脑袋向后仰着,让穿透彩绘玻璃的阳光温暖自己。Hannibal慢慢沿着走廊拾级而下,像信徒领圣餐礼时那般恭谨。

最终,他走到Will身边,崇敬地凝视着他。Will阖着的双眼,在感受到Hannibal的出现时睁开了。

“我想你了,”他轻声说道,依旧凝望着圣坛上的耶稣受难像。他曾调笑过Hannibal和它有多相像。“你白天去哪儿了?离开了我,离开了这里。”

“返回我们实际的命运中去。”Hannibal回答道,同样凝视着受难像,“如此残酷。”

“那就留在这里。”Will的声音里有一丝恳求。他转向Hannibal的方向,右手递过圣餐杯。Hannibal接过它,闻出其中液体的味道。

鲜血。

Will举起自己的圣餐杯,向Hannibal手中的那个致意,“我的鲜血,为你所流。”

“而我的鲜血,为你所流。”

Will点了点头,闭起双眼,缓慢地深饮一口。Hannibal同样。液体刺喉,苦涩,蕴含着对神灵的所有亵渎,但细究起来又如此甜美。

当他们停下时,嘴唇已沾满了鲜血。血液从他们的下巴滑落,玷污了Hannibal的白色西装和Will的黑色礼服衬衣。他们同时将手中沉重的圣杯丢在地上,铿锵有声,然后拥住了对方。

“为你而破碎。”Hannibal压在Will的唇瓣上说道,“我的肉体、我的意志、我的灵魂,都为你而破碎。”

Will将同样的字句回诉,就好像他们正在祈祷。他们确实在祈祷,以他们独特的方式。然后他们吻在了一起,稠厚、血腥,周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熊熊燃烧。Hannibal敢说此刻连上帝都不敢将屋顶砸落在他们身上,他全心全意地想要拥有Will,就在这里。

“Hannibal,我们别——别在圣坛上。”Will没忍住笑出了声。这是Hannibal魂牵梦绕、思念刻骨的声音。他让Will轻轻握住了自己的手,一起沿着大教堂的走廊向下走去。Hannibal猜测他们今晚会回到Cuba的家里。








Hannibal躺在监狱的床铺上纹丝不动,但眼球却在眼睑的遮蔽下微微转着,像一只大猫那样陷入了梦乡。





第二章完
TBC


=========

注1:铁约翰: Iron John,也有译为铁汉斯,是格林童话中的故事。大致剧情如下: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的猎人捉回了一个野人。国王下令把野人关进了一只铁笼子,,并把钥匙交给王后保管。有一天,国王的小儿子在院子里玩的时候,他的金球滚到了铁笼子里。野人答应把金球还给小王子,不过要他从王后那里偷来铁笼子的钥匙。小王子答应了野人的要求。野人从笼子里出来后,背起小王子就跑回了大森林。他对小王子说:“我叫铁汉斯,我有好多好多的金银财宝,如果你听我的话,我会让你过得很舒服。”

  第二天早上醒来,野人带着小王子来到一口井边,对他说:“你坐在这儿守着,别让任何东西掉下去。”结果,第一天小王子不小心把一根手指放进了井里,手指就变成金的了。第二天,他又不小心把头发伸进了井口的水里,于是满头都成了金灿灿的头发。

  铁汉斯见小王子没有经受住考验,便让他离开森林,去体会贫穷的滋味。不过野人觉得小王子心眼还不坏,就对他说:“你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就到森林里来,大喊我的名字,我就会来帮你。”于是,小王子离开森林,来到一座大城市。

  小王子没有学过什么谋生的本领,最后只好到王宫里当了花匠。他每天在院子里插苗浇水、锄草挖沟,忍受风吹雨打。一天,他独自在院子里干活,因为天气酷热难当,他忍不住揭下帽子想凉快凉快。这时阳光照在他的金发上,反射出明亮的光芒。公主在楼上看见了小王子的金发,便唤他:“小伙子,给我送一束花来。”小王子赶忙戴上帽子,采摘了一些鲜花,把它们扎成一束送给了公主。公主想让他摘下帽子,露出那漂亮的金发,可小王子始终没有同意。

  不久,这个国家遭到外族入侵。小王子想去打仗,便来到大森林。他大喊三声“铁汉斯”,那野人马上出来,给了小王子一匹骏马,还有一大群战士。于是小王子带领这些战士打退了敌人。后来,国王决定举行三天盛大的庆祝会,让公主抛金苹果选未婚夫。小王子因想要娶公主,于是去求铁汉斯帮忙,结果他连续三天都接住了公主抛下的金苹果。国王为小王子和公主举行了婚礼。婚礼那天,一个高大威猛的国王也来祝贺,原来他就是铁汉斯,过去被人施了魔法。现在为了报答小王子,他把所有的财宝都送给了小王子。

完整英文版


注2:悲伤五阶段:依次为,拒绝/ 否认 DENIAL,愤怒 ANGER,协商 BARGAINING,沮丧 DEPRESSION,接受 ACCEPTANCE 。

第三章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中)

第四章(下)

评论(11)

热度(72)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