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拔杯】A Little Bird Told Me 一只小鸟对我说 第三章

第一章

第二章


Chapter 3

The White Dove
白鸽




Will Graham在他的单间里失去意识。三天以来,他没有动过餐盘上的任何食物,水也没喝几口。

当沉浸在思维中时,他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并非身处现实世界,他只知道自己仍在巴黎畅游。在飘荡的记忆里,他正因精疲力竭瘫软在地,身边的Hannibal则刚割开了一个法国女人的脖子——谁让她曾倚着他丈夫的胳膊呢。Hannibal声称今晚他们将享用鸽肉,罕见的珍馐。

他眨了眨眼睛,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BSHCI医疗室的轮床上。眼前的世界继续旋转了好几分钟,他才听到耳边传来的仿佛被消声的话语。

“你为什么不吃东西,Will?”

“滚蛋,Frederick。”Will已经懒得再掩饰,他发誓自己听到了Frederick咬住脸颊内侧以保全颜面的声音——倒不是说那块“颜面”保全下来多少能被咀嚼的部分,他这样想着,发出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大笑。

“应该把你另一个肾也拿掉的。”

这一回没有尖厉的应答,伸来的是一只属于某个保安的手,将他的脑袋按牢,同时一根塑料管作为警告触碰着他的鼻尖。

“吃还是不吃,Will?”

Will双唇紧闭以示抵抗。现在他能从背景音中分辨Jack的声音了,嘟哝着什么关于一只八哥(starling)的事。有小鸟在这里?他模模糊糊地想着,思维回溯到他们在马肚子里找到女尸的那回,女尸的体内就有一只八哥。它活着,它即为她跃动的心脏。生在死的体内,尽管存在着被忘却的黑暗,却依然怀有新生的希望。他还想继续沉思下去,却突然意识到那根管子已经顺着他的鼻子越走越下了。火辣辣地疼,拔出来的时候会更疼。

“我的任务就是保证你活着,直到你死亡的那一刻,Will。”Frederick尖刻地说,那种自鸣得意的腔调越发让人难以忍受了,就和那开始顺着管子滴落的草莓味糊糊一样虚假又黏腻。他能感觉到每一滴的液体滴落进自己的肠胃之中。每次一滴,似乎如此。

这太过了。他们一定是从中国水刑中得到的灵感。

滴。
哒。
滴。
哒。

他宁愿直接淹死在合成草莓味的代餐里,而这种漫长的酷刑却能持续好几个小时。

除了空无一物的雪白天花板和无菌灯以外,他什么也没看。他依旧能听见Jack对Frederick说着什么,还是关于那些小鸟。他决定爆发,从而停止这一切。有什么东西在他肚子里、胸膛间,不停冲撞。听起来像是翅膀拍打的声音,敲击着他的胸廓。他尽可能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尖啸。

这挺尴尬的,带着深入鼻腔的管子尖叫,感觉像是那管子正试图让你吞下自己的叫喊。

他张开嘴巴,放声尖啸,注视着数以百计的黑色八哥从他的口中腾飞而出,刮擦着他的牙齿和下颚,发出恍若疯狂的鸟鸣。陈旧的白色手术灯被几百只小鸟层层遮蔽,又在他自己发出的尖叫逐渐淡去。知道自己即将再次昏厥,Will含着软管发出一阵笑声,重新跌入黑暗。






Hannibal的梦境被一阵尖叫打断, 他惊醒过来,坐起身,低头看向Will——他们正位于他的意识宫殿深处,免得需要在监狱环境中入眠。

“怎么了?”Will喃喃地说,嗓音含混着睡意,他从温暖的被单下伸出一只手来,轻轻触碰Hannibal的手臂,“发生了什么?”

“我听到你在尖叫。”

“就在这儿,我就在这儿,没有尖叫。快回来睡觉,我才是那个想象力过度活跃的人,记得吗?”他微笑起来,“来吧,回到床上来。”

于是Hannibal重新滑进被单下,躺回已经重新陷入沉眠的Will身边。但他没法与他一起入眠。不,有某种困惑在Hannibal的脑海深处挣动。

那是某种预感,但他还不知道预言指向何方。

他同样不明白,当自己重回睡眠怀抱时,梦境缘何充满了翅膀拍打的声音。




第三章完
TBC

-----------------

大家再忍忍,下一章进入正剧,Starling小姐姐马上就要出现拯救世界了www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中)

第四章(下)


评论(10)

热度(77)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