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豹笑】Alana finds out 系列之二:ABO

系列之二:ABO

(下划线代替斜体)

Alana正在享受与Hannibal一起下厨的乐趣,然而却有一位迫在眉睫的客人到访。
---------------


有时候,当Alana与Hannibal一起在他家厨房做饭的时候,她会想象两人婚后的样子,比方说带着一群小孩在院子里嬉戏。这个情景矫情到爆,也绝不是她真正想要的未来,但偶尔这么一想也很有趣。她能预见到Hannibal将成为一名完美的父亲。虽然作为一名Beta,Alana并不能与她的Alpha男友结合,但这早已不再是婚姻的妨碍了,就她所知有太多非A/O或是B/B结合的伴侣生活幸福美满。另外,说到这个,一旦A/O结合的伴侣分开,给双方带来的痛苦会让很多人怀疑当初建立结合时候是不是失了智。当然了,据说那种特有性爱简直如魔似幻,热潮让双方对对方的渴求超越了食物和水源,但Alana对于酣畅——但依旧——清醒的性爱已经很满意了,无需任何附加的绳索——或是结,非常感谢。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不能脑补一点与Hannibal的居家生活的幻想了。

尤其是当他将衬衫袖子折起露出前臂,忙着揉搓面团的时候。美食诱惑加上男友诱惑,人生何求。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前门传来重重敲打声的时候,她会极其恼怒了。Alana翻了个白眼问道,“我们有没有可能直接无视掉这声音?”

她的男朋友感兴趣地挑起一边的眉毛,责备地说,“我预设从Jack Crawford那儿见识到这般的粗鲁,我亲爱的,而非从你口中。而且考虑到我们来访者的坚持不懈,”敲门声变得越来越响越来越急,“我假设,在他们把门砸出一个洞来之前应门是很有必要的。”

“好吧,我猜我会去应门,毕竟你……被面粉搞得白白胖胖的※。”

眉头挑得更高了。

Alana走向大门,打算用最快的速度把外面那个坚持不懈的二傻子哄走。不幸的是,出现在Hannibal门口阶梯上的,是一只汗津津、眨巴着大眼睛、仅裹着床单的、半裸的Will Graham,令她的计划落了空。

“他人呢?”Will试图将Alana推开走进去,却因自己打着哆嗦的双腿而失败了。他不由自主地瘫坐在地上,只得倚靠着门柱对着屋里大喊,“你在哪儿,你这王八蛋?Hannibal!欠揍的吃屎Alpha,给我滚出来!”

“哦不,不,不,Will。”Alana半扶半推,试图将他送出门外,“我不会让这事发生的,你不能威胁他。你有带枪吗?”

有那么一会儿,Will没有动弹,仅是疯狂地瞪着Hannibal的门厅,然后困惑地转向了她的方向。“什么?Alana,不,不是这……”他话说到一半,Alana也听见了Hannibal的脚步声。

“Will?”他问,“出什么事了?”

“说的好像你不知道一样,你这个狗娘养的。有种再靠近点啊,你可不能搞错。”

“Hannibal,”Alana的声音放得很低,带着警告,“你别动,我能说服他冷静下来的。”

“Alana,”Will恼羞成怒地喘了口气,“你根本不明白,他……”Will朝Hannibal的方向挥了挥手。

“他,什么,Will?”Alana转头看向Hannibal以寻求答案,然后就一脸懵逼地看着Hannibal凑近了一些,带着惊叹的表情仔细嗅闻空气。

“Will,”他用气声说,“你进入了热潮。”

Alana将脑袋猛地转了180度,目瞪口呆地看着Will,“等等,什么?Will,你是个Beta,你不可能有热潮。”

“抑制剂,还有人工Beta香氛。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因此我才能至今不受骚扰。直到你这位狗娘养的伟光正男朋友把我的抑制剂全换成了安慰剂!”

“Hannibal,这不可能。”Alana倒抽一口气,但男人脸上的表情证实了这一指控,“为什么?”

“你可以直接问我的,你知道,”Will在另一个男人能回答前咬着牙说,“我都已经跟你上床了,我都已经爱上你了。”

“(什么)鬼?”Alana惊呼,“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睡过?”

“入狱前,”Will说,然后畏缩了一下,“出来后也有几回,还有一次是前天。抱歉。”

“我……不相信。”Alana重重地一屁股坐在Hannibal光洁如新的地板上。

“Will,你在出狱后再也不和我讨论结合的话题了。”Hannibal辩护地说。

“难道这能怪我?”

“是不怪你,但我想着,要是我能够诱发你的热潮,那么也许你将被迫正视自己对我感情的深厚程度。然后,你瞧,”他有些腼腆(或者说是Hannibal所达到的那种程度的腼腆)地抬起头,“你来了。”

“是啊,”Will叹气,“我来了。”

他们就这样凝望着对方,然后Hannibal主动凑近,将Will拢入臂中并激情四射地吻住他,两人亲的上气不接下气。

“只想让你们知道,”Alana的声音如同背景音一般传来,“我好恨你们两个。”

Hannibal百忙之中把自己从Will嘴上撕开了一小会儿,“Alana,我很抱歉。我为此真诚地道歉,并将在未来的日子里一直这么做,直到取得你的原谅。”

“你当自己能长生不老吗,老兄?”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Alana,”Will补充,脸上挂着恼人的傻笑,“我希望你赶紧离开这栋房子,因为很快这里就会变得一团糟了。”

“哦上帝。”Alana从地上爬起来,迅速窜出房门并狠狠地将它在身后摔上,身上还穿着她的围裙。别想要回去了,你这个矫情的混蛋。显然她离开的时机恰到好处,因为一秒钟后,大门就从内部被某个身体撞得一震。

紧接着Alana就听到被门板模糊掉的话语,“现在就给我成结然后结合,你这个老疯子。你想要我,你得到了我,一辈子。”

“请问我们能否至少转移到卧室后再继续,好让……”

“不行。就在你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这是给你的惩罚。”

再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呻吟声,幸好Alana走得够远了几乎没有听清。她钻进车里,下定了两个决心:一,再也不介入任何Alapha,或者Omega,或者他们整个诡异交配圈的事了;二,她需要好好喝一杯。



--------------
(※双关:doughy词根为dough:面团。形容词意为:面团似的/软塌塌的/黏糊糊的,引申义:中年发福的白人)


评论-17 热度-179

评论(17)

热度(179)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