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Alana finds out 系列之七:性爱花粉

系列之七:性爱花粉

(下划线代替斜体)


一种神秘物质被发现了,Zeller是个白痴而Alana怎么就不能交个好运呢(她能吗?)

------------------------------
“但是你瞧,这超酷的,看起来就跟你用来泡茶的小干花一样。”

“甘菊。”Hannibal提示。

Price和Zeller将Will,Alana以及与Alana相约共进午餐的Hannibal召唤到一起,于实验室向他们展示一种从近期的犯罪现场找来的神奇物质。四个男人围在一张工作台周围,Price与Zeller一边,Hannibal与Will则在另一边。与法医二人组相比,他俩略显尴尬,也没怎么被对面的搞怪行径逗乐。Alana被打发到了角落里,离Hannibal远远的,据说是为了他们好,也不知道倒底是什么意思。

“啊对,”Zeller继续,他打开了容器的盖子,并伸进去一根手指蘸了一点,“但是这东西是蓝色的,非常,非常的蓝。”不明物质的确看起来隐隐发蓝,类似于生物性发光的感觉。

“Zee,要是我的话一定会小心对待这玩意儿的。”Price警惕地说。

“哦,怎么了?”这位技术人员嘲弄地说,“这玩意儿只会在一对已经深爱彼此的恋人身上起作用。Alana离这儿可远了,这边几个大老爷们都不会出问题的。”Alana觉得自己好像看到Price的眼睛朝Will和Hannibal的方向飘了一下,但在她能够对这一反应做出分析之前,Zeller就将手托举在了自己嘴巴前面:“瞧,我这就能证明。”他呼地一吹——花粉飘过工作桌,落在了Hannibal和Will身上。

房间安静了一秒钟,接着Zeller带着得意的假笑宣布道,“看,我就告诉你……”然后就被Will发出的呻吟给打断了。

“哦,上帝!”

再然后Hannibal就猛地将Will怼到档案柜上,用显然相当热情洋溢的舌头狂甩对方的嘴唇,而Will则将双腿缠在了Hannibal的身上,好让医生将自己托举起来,同时迫不及待地摩擦着对方。

“Hannibal, Hannibal,”Will呻吟,“操我,上帝啊,求你了。”

“哦,Will,”Hannibal回答,“我的,你是我的,我会用任何你想要的方式占有你,我亲爱的男孩。”

衣物以令人警惕的速度被扯成碎片,完全没有对Hannibal手工定制的衣物报以应有的尊重。这导致Price和Zeller火速穿过房间,一人架住Alana一边的胳膊,将目瞪口呆的女士提了起来,冲出实验室。

只可惜他们没来得及在以下这段对话传来之前把门关上:

“神啊,我爱你,我想要你太久太久了。”

“我也是,亲爱的Will,自从我们第一次交谈时我就深深爱上了你,我……哦,哦哇喔…”

然后,值得庆幸的是,距离吞掉了剩下的话语。

最终,等Price和Zeller确信他们已经到达了安全距离以后,才将Alana放在一把椅子上。

“这到底是怎……?”Zeller大呼小叫。

Price伸手用力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你比世上最蠢的傻子也不差什么了,大白痴。”

Alana瞪着他,瞠目结舌,“你知道!”

Price给了她一个满含歉意的表情然后耸了耸肩:“我不知道任何事情,我只是……怀疑。我是说,你也见过他们看着对方的那个样子,纯粹的UST(未解决性张力)。”

“看来现在已经很好地解决完了。”Zeller插嘴,又为自己从Price那儿挣到了一击。

Alana望进一片虚无,试图回想起Will和Hannibal的模样,以及他们在一起时的言行举止,“我……哦。”停了一拍,“上帝,他们可一点儿都不含蓄,不是吗?”

“抱歉,蜜糖,”Price拍了拍她的胳膊,“如果有帮助的话,Brian从第一天起就爱上你了,而且我听说他床上功夫很赞。”

Price!”Zeller大吼。

“安静,是你搞出了这一团糟,你得自己收拾好残局。看,Alana,小甜心,那两个家伙得那房间里待上好一会儿了,你不会想要在周围徘徊的。”

“上帝啊,等下还要打扫……”Zeller悲鸣。

“嘘,你闭嘴。为什么不去喝一杯呢,打电话叫个闺蜜一起好好浪一浪。把这两个家伙以及他们自带的古怪和痴情甩掉,定会令你神清气爽。”

内心深处,Alana能够理解这些话里的道理。显而易见,Will和Hannibal之间绝对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而她毫无被夹在中间的愿望。她宁可不要他们恨不得烂在对方身上的景象在自己的视网膜上灼灼燃烧。Alana伸手捋了捋头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谢谢,Jimmy,你知道吗?你真的太可爱了。”

走出几步之后,她又转回来站到Zeller面前,男人看起来准备了好接受第三个巴掌。她将一只手按在他的胸膛上,说:“打电话给我,我会考虑的。”对方脸上震惊又欢喜的表情为她岌岌可危的自尊心带来不少鼓舞。“另外,记得把那个东西存一份样品,以防万一。”伴随着Price欣赏的呜呼声,她对Zeller下巴落地的表情露出一个假笑,然后转身离开。

他确实相当可爱,无论怎样。看不出凭什么只有那两个家伙能享受这般乐趣。

评论-14 热度-140

评论(14)

热度(140)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