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Alana finds out 系列之六:监狱play

系列之六:监狱play
补上之前莫名失踪的第六篇233

(下划线代替斜体)


Chilton就是一根搅屎棍,而Alana为今天的表演打分“0/10,绝不会再看一次。”

---------------------


只要Frederick Chilton能在吹嘘拍马或者能力匮乏之间做个二选一,Alana Bloom暗自思索着,那他就至少还可以被忍受。而现在位于她眼前的那个不停膨胀的东西却是以上两者的结合体,还努力绽放出七彩神光,搞得她再也无法忍耐了。这个世上仅有寥寥数人能够动摇Alana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与耐心,但她的这位同事——这个说法相当不严谨——恰在这一清单上名列前茅。就她所知,即使是Hannibal,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也仅能勉强维持住礼貌的面具,要知道她男朋友从来都能游刃有余地对待任何人。

男朋友,嗯哼。

就此刻而言,这还是两人间没有说破的概念。他们的关系还没有经受足够的时间的磨砺从而为这个单词做出担保,就连距离自然而然地探讨这个问题的答案的程度都相差甚远。但她依旧清楚知道自己与Hannibal的友谊正在发生质变,这个转变并非一瞬间完成的,所以她不断尝试用各种术语来诠释两人关系的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话说回来,巴尔的摩州立犯罪精神病院Chilton的办公室实在不是思考这些事情的好地方。因此,她将思绪从那些宜人的想法中抽了出来,回到面前讨嫌的孔雀精身上。

Chilton已经坐到了他的办工作后,看着Alana拒绝照做的姿态,他的眼睛闪烁起某种令她提起心来的光芒。“亲爱的Alana,”他开口,“能在我的小小王国中见到你总是如此愉快。真遗憾我从来没能说服你于此供职。我很确信,若我们能一同工作,效率一定惊人。”

呕。

她给了他一个标准却冷淡的微笑,“我更喜欢相对学术的环境,Frederick。”

更不必说我鄙视你的技术,你的准则,还有你乱飘的眼珠。

“唔,这真是太遗憾了,你把你的好脑子浪费在了学生还有老顽固们身上,我总这样想,可惜你从来都是这般顽固地坚持自己的想法,Bloom医生。”他假笑。

她压制住叹气的冲动,问道,“我能询问一下你请我到这儿来的缘由吗,Frederick?”他之前毫无征兆地打来一个电话,话语含混地恳请她为某件事提供帮助。虽然直言推辞是个很有诱惑力的选择,但他的语气中所带的一丝绝望令Alana感到担忧,于是答应了下来。当然这份担忧是指向某位在对方低劣的治疗水平下备受折磨的病患的,而非对于Chilton本人。

甚至可能是Will。

她用力将这个念头怼回了自己脑袋里上锁的盒子。Will很……复杂。Alana发现一旦自己开始思考起对方的问题就很难停下来了,而这些思考还非常痛苦,不论怎样,Alana绝不想在Frederick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所以她最好先将想象全部截断,直到找到更好的时机再来好好梳理这些想法。

“啊对,当然了,眼下的问题。它有点……微妙,我认为你可敬的怜悯心可能会有些帮助,若你愿意转换一下注意力,”他向房间里装着的众多闭路电视中的一个挥手示意。Chilton对监视器的痴迷只让萦绕在他身上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更上一层楼。“我相信楼下的演出已经开始了。”

监视器闪烁了几下然后开始了转播,Alana能辨别出那是医院中的某间私人来访单间。里面,带着手铐被链子锁在桌上的那个人,是Will Graham。他的头发一团糟,双颊凹陷,精神不振。不过这并不是让Alana惊喘的缘由,事实上,她惊讶的是房间的另一位使用者,那位平静地坐在Will对面的男人,那位Alana就算没有宣之于口但也早已将其认定为自己男朋友的男人。他绝对没有在Alana今天早上离开他家的时候告诉过她自己打算拜访Will。

她眯起眼睛,看着Hannibal自Will对面的座位上站起,挪到了他身边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为什么他们会在私人单间里?”她问道,声音中没有泄露分毫情绪。

“而不是在牢笼里?当然了,他们本来是应该在那里见面的,但Hannibal相当渴望与Will独处(have Will to himself)。”Frederick使了个眼色,“这样更亲密,我猜。他甚至要求我将视频传送关闭,但当然了,”他嘲笑地说,“无论是伟大的Hannibal Lecter还是“哦-真-特殊”的Will Graham都未被批准获得这一特权。”

亲密。

“那么你又为何将这些拿给我看呢,Frederick?”她又问,从屏幕上转回了实现。除开娱乐方面的价值以外,当然。

“啊好吧,我发现他们二人的某些行为举止相当的……不同寻常。我正期望你也许能够提供一些洞察力呢。啊是的,就比如这种。”他指向了屏幕。有那么一会儿Alana根本没发现任何不同,然后她才意识到Hannibal握住了Will的手。

“与一名犯人握手,抱歉,我是说一名病患,似乎有些非正统,即使是对Hannibal来说。”Frederick说着,显然为自己的游戏而兴奋不已,“这让你不禁猜测起撇除了那些教养礼仪之后余下的会是什么。”

Alana的大脑飞速转动。虽然她极其不愿在任何事情上赞同Chilton,但面对这个姿势她实在找不出任何其他接口,无论是从哪个男人的角度来看。尤其是考虑到Will此前是如何指控Hannibal的。

“也许,”她缓慢地开口,搜肠刮肚地想着解释,“Hannibal试图让Will回忆起两人的友情,来帮助他接受自己的行为所带来的责任。”

“嗯,”Chilton思索着,“我觉得有这个可能。在Hannibal刚开始尝试的那几回中Will绝对没这么顺从,但现在他已经对此能够比较良好地接受了。说真的,我确信每当Lecter这么做的时候他都会有所‘反应’。”

“这事儿持续了多长时间了,Frederick?”

“有几个礼拜了吧。”他回答,根本没有试图隐藏声音中的幸灾乐祸。

你和他睡了多少时间了,Alana?

紧绷地观看着监视器,Alana注意到那两个男人肢体缠绕的方式,还有身体之间越来越短的间距。两人的交流似乎越发白热化了,但双方的动作中都不已再包含怒气。恰在此时Hannibal的椅子猛地一晃,屏幕忽然黑了。

“发生了什么?”Alana对Frederick怒吼。

“我……我不知道,”他不大有底气地说,摆弄了一会儿手里的遥控器,然后又挪到监视器前面开始摸索那些控制键。

“Frederick,我们得立刻下去看看,Hannibal正处于危险之中。”

“Graham先生戴着手铐而且还有链条拴着他,Alana,无需惊恐,他没有任何威胁性。”

“他是个前警察还受过FBI的培训,Frederick,你觉得要是他想的话难道真的挣脱不开吗?”Chilton的脸色变白了。

“去单间,现在。”她要求道,“还有马上拉响警报。”值得表扬的是,Chilton没再废话而是立刻照做了,并将Alana带去了私人会见室那边,一路上除去警报器的声响外再无一丝杂音。他们只比保安稍微早到了一些,然后就听见Will用最响的声音吼出了Hannibal全名,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痛呼的呻吟。

“哦上帝,他要杀了他了!”Frederick尖叫,仿佛这里还不够戏剧化似的。

Alana的肠胃翻滚,整个身躯都因惶恐而颤栗起来,但她依旧正对着门口站着,等待门被撞开的那一刻。她已经能在大脑之中描绘出来里面的景象了,正如同她想象之中Will观察犯罪现场的那种方式:Hannibal那破损无力的身体倒在地上,Will染血的脸上清晰地展露出精神错乱的笑容。当保安们撞开那扇房门时她已经几乎无法呼吸了。

然而,望进房间的那一刻,Alana的大脑完全卡牢了。

没有血迹,没有折断的骨骼,没有大屠杀。

只有Will Graham,俯身趴在桌上——依旧带着手铐——以及一个深埋在他体内的Hannibal Lecter。而考虑到他们脸上刚刚混入一点惊吓和羞愧——绝对不够多——的狂喜神情,这显然是一场两厢情愿的性事。

更不用提Will翘得梆硬的鸡儿,还有Hannibal握住那里的手。

哦。上帝。

她在他们能看见自己之前逃离了房间,然而还不够快,因为她没能漏掉Will在保安能冲过去分开他们前转身恶狠狠地亲吻Hannibal的动作。

“Alana!”Frederick跟着她出了房间,大声道歉,“我真的极其抱歉让你见到了这些,我亲爱的。我绝对会确保Lecter医生被立刻驱逐出这家医院并永远不被允许进入的。另外Will也将收到最严厉的处罚。”

Alana转身对他怒吼,“尽管把他们放进一间小房间里好了我才不在乎。我敢肯定他们一定会为你提供无穷无尽的娱乐的!”她继续大步离开然而Chilton还没完。

“你知道的,我亲爱的Bloom医生,”他喊道,声音中透出一丝谄媚,“在这不幸的事故发生后,若你需要任何安慰,我,一如既往地,乐意为你效劳。”

Alana僵住了。她克制住了身体本能的打颤,然后迈着缓慢而优雅的步子走回Frederick面前。她凑得很近,声音低沉而严肃,“Frederick,”他带着欲望和难以置信的眼睛对上了她的视线,“如果你再胆敢对我调情,我保证会把你和那两个男人一起锁进那个房间里,并确保你没有任何逃出来的可能。然后我会让他们俩来决定你那根该死的拐杖会捅进你一文不值尸体哪一头的洞里。”她拍了拍他的脸颊,“听懂了吗?”

Frederick吞了口唾沫,然后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声“嗯”表示同意。

“好男孩。”Alana扭头大步离开,徒留身后的男人嚎哭、叫嚷、失落不已。


评论-15 热度-137

评论(15)

热度(137)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