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五次Will Graham饿着肚子,一次他没有


Five Times Will Graham Went Hungry, and One Time He Didn't
作者 coloredink

五次Will Graham饿着肚子,一次他没有




------------------


“你的用餐习惯像是一个惯常挨饿之人所拥有的。”Hannibal观察道。

Will略显尴尬地半耸耸肩,一边高一边低。“我们以前很穷,我挨过不少饿。”

------------------



1.

白面包加热狗是他最不喜欢的晚餐。

热狗肠和面包的不匹配是最令Billy生气的地方。它们不是博洛尼亚香肠,两片博洛尼亚香肠能恰好铺满整片面包。热狗肠则又细又长,天生就应该被夹在船型面包里面,但他们从来不买,只有切片面包。他的父亲坚持你能把切片面包包在热狗肠外面,然后挤上番茄酱和芥末酱,与船型面包没有什么区别,味道一模一样。但就是不一样。

而且它还是冷的。博洛尼亚香肠是冷的没问题,但热狗就不行;热狗应该在微波炉里加热直到爆开,裂口的两端又干又脆。但这家汽车旅馆的房间里没有微波炉,所以只有冷热狗肠配白面包。Billy痛恨这一切。

“怎么了?”他的父亲询问,他已经吃掉了大半个热狗,胡茬上沾着芥末酱,“你怎么不吃?”

“我不饿。”Billy嘟哝着说。

他的父亲伸出脏兮兮的食指指向Billy的盘子:“吃掉你的食物。”

“不要。”

时间静止了。他的父亲眼睛越瞪越圆,脸色涨红,胡子也翘了起来。Billy感觉自己的胃里打了个结,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他还是支着下巴不肯低头。

“我没听见你说了什么。”他的父亲道。

Billy没有作答。

“立刻吃掉你天杀的食物。”然后,就像是做出榜样一般,男人将手里剩余的热狗一口塞进嘴里并大声咀嚼起来。Billy看着只觉恶心。

“不用了谢谢。”他将自己的盘子推开,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但问题是他并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这是间很小的房间,只有一张双人床供Billy和他父亲一起睡觉,而Billy也不想躲进洗手间里。于是他打开前门走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吃掉你该死的晚饭!”他的父亲大吼。但Billy没有回头,于是他继续喊道,“那你就好好饿着吧,因为你得不到任何别的东西吃!”

Billy没有关上门,屋内黄色的灯光倾泻而出,照在水泥的门廊上。外面昏暗而湿热,Billy的衬衫黏在他的背后。他们的房间在汽车旅馆的二楼,Billy就坐在了水泥楼梯上,依靠着铁质的扶手。他的胃很痛,但他无视了它。



2. 

“你带午餐钱了吗?”那位女士问道。她干枯的红色头发上套着一个发网,脸上的妆容有些过浓,但眼神中投射出善意来。

“没有。”Billy说。

她没有从那些蓝色塑料盘中取出一个递给他,而是探向了柜台后方。“花生酱和果酱三明治可以吗,蜜糖?”

“可以。”Billy说。他感觉到排在他后面的孩子们都在盯着他看。

她又从冰箱里取出一小盒的维他命D奶放心了午餐袋中递给他。Billy将棕色的纸袋折叠得尽可能的小,然后从柜台边溜走逃进午餐室里。他挑了一个最远的桌子并坐在了最最角落里,几乎就要从长椅上落下去了。坐在长桌另一端的孩子们抬头望香他,但没有人开口,他觉得这样也挺好,毕竟他今天已经因为口音被取笑过了。

Billy咬着自己的花生果酱三明治。里面是葡萄味的果酱。他猜自己挺喜欢葡萄果酱的,但还是更希望这是一份披萨。在有些学校里,那些忘带了午餐钱的孩子依旧可以得到与其他人一样的热餐。学校会给这些孩子的家长发送信息,表示下次请不要再忘记午餐钱了并请让Billy第二天带上双份的午餐钱。多次“忘带”午餐钱之后,学校会发送一些提示信息,解释若你们愿意填写一些申请表就能得到便宜的午餐。但到那个时候Billy与他爸爸就已经搬走了,Billy会成为另外某处的学校里的新转校生。

第二天,Billy趁午餐监督员望向别处的时候从取餐的队伍中溜走了。如果被发现了,他就会说他想去上厕所。但他没有被发现,所以他就在厕所里呆了很久,直到午餐发放结束,然后直接去了操场。如果有人问的话,他就会告诉他们自己很快就吃完午餐了。但是并没有人问。


3. 

她看上去很健康,除了体重有一点过轻。没有领圈,没有吊牌,Will能看出她生过小狗。他不知道她是什么品种的,不过从她软塌塌的耳朵和斑驳的毛色来看很可能带点猎犬的血统。附近大多数的狗都有猎犬的血统。

“嘿,女孩。”他一边说一边伸出一只手。她倒退着远离他,消失在了沟渠中。

第二天,他把本该是自己的午餐的博洛尼亚香肠三明治省了下来。她还呆在那条沟里,只是看起来比昨天更脏了。他撕下一大块三明治递了过去。她从他手里叼走了那块肉,躲进沟渠后面将它吞吃入腹。他就这样一块一块地把三明治都喂给了她,每一次她都从他手里把食物叼走,回到沟渠后方再享用。

他每天都去那里,每次都带着作为自己午餐的三明治或者热狗。而她也一如既往地将食物从他手里接走,躲到沟渠后方狼吞虎咽。一个纸板箱出现在了小沟里,然后是一块防水布,再然后是一碗水。Will开心极了。这只狗并不愿意离开。她在等着自己的主人回来接她。当Will不打扰她的时候,她总是眺望着那辆汽车离开的方向。

恰逢秋季,经常有雨。而很快就要开始下雪了。有时候,Will会把晚餐也省下来,晚上重新出门去看她,用手电筒和雨伞武装自己,多喂她一回。

她越来越瘦,Will也是。

有一天,Will来到了小沟边上,手里拿着他的三明治。但没有任何动静迎接他的到来。他的心跳到了嗓子眼,直接跳进了沟里,胶底鞋踩在泥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只狗不在纸箱里,也没有躲在纸箱后面,防水布底下也没有。他沿着这条小沟来回走了好几趟,但都没有见到她。

也许终于有人找到她把她带回了家;也许她被车撞了;也许她放弃了等待溜达到了什么未知之处;也或许她的主人回来找她了。

无论如何Will还是把三明治留在了纸箱里,以防万一她还会回来。


 
4.

Café Jolie是家高档的餐厅:法语名字,桌面上铺着白布,配着高脚水杯和餐巾。他们在窗上贴着菜单,于是Will站在那儿看了很久。大多数主菜都是二十美元不到一点。Will猜测人均消费大约三十,如果每人再点一杯可乐的话。

Will为人割草坪,卖掉手工鱼饵,并将他在路边见到的每一个玻璃瓶和铝罐送到了回收站里。他的皮肤在夏日的阳光下变深了不少。在他父亲把自己灌醉躺在躺椅上陷入沉眠后,Will就从他的裤袋里偷出一张皱巴巴的一美元纸币,塞进自己床垫下面的信封里。

感恩节后不久,Will在午餐室外靠近了Susan Wallace ,她的两个朋友也在她身边。

“嘿,Susie。”他说。

Susan微笑着将发丝拢到了耳后,她总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是电视里或者杂志广告上的女孩。“嗨,Will。”

“我只是在想,”Will吞了口唾沫,“你周六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她的朋友们捂着嘴嗤笑起来,Susan无视了他们。“吃什么饭?”

“在Café Jolie。”

“哦,我喜欢那家店,”Susan说,“当然可以。”

他开着他父亲开了三十年的货运小卡车接到了她。他穿着卡其裤,还有他父亲唯一一件还不错的衬衫,以及旧货店里淘来的领带。她穿着一条漂亮的银蓝色裙子,外面套着一件羊毛开衫。Will从卡车里跳出来为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Susan微笑,“真是一位绅士!”她钻进了卡车里。Will为她关上门然后小跑着跳上了另一边。这车噪音很大,他们几乎无法听清对方在说什么,于是在前往餐厅的路上两人并没有交谈。

在Will为她开门的时候Susan又露出了微笑,下一次是在他为她拖开椅子的时候。Will无可救药地向她回以笑容,感觉自己的心脏做了一个后空翻。她将卷着餐具的餐巾打开,然后放在了大腿上,于是Will也跟着照做了。

他告诉她点任何她想吃的东西。但他没想到她会想要一份前菜:蟹肉饼,那是最贵的前菜,要$12.95。蟹肉糕很美味,外面焦脆,里面是仿佛能融化在舌尖的甜美,但Will口袋里只有$60。Susan还点了他们自制的干姜水,一杯$3.95,喝完后又续了一杯。Will只要了清水,然后寻找起菜单上最便宜的主菜。

最后,他点了一份色拉,Susan要了香煎三文鱼。他们的菜被送来后,她非常友善地分了Will一块。Will的色拉里配有生蛋黄和鯷鱼。他对鯷鱼感觉还好,但生鸡蛋糊在他嘴里的感觉令他想要干呕。Susan包揽了绝大部分的交流:抱怨其他的拉拉队员;为她家即将到来的大峡谷之旅而兴奋;推测世界史的期末考题。Will将他的色拉在盘子里推来推去。

当晚餐终于结束之后他感到由衷地喜悦。出门时,他再次为Susan扶住了门,并帮她坐进了货车里。当他把她送到家时她没有给他一个吻,不过他也并不希望她这么做。他觉得自己尝起来一股鳀鱼味。


 
5. 

“我很抱歉,”进来通知他的护士表示他的手术可能还需再等半小时,最多一个小时。你肯定饿坏了。”

Will嘟哝了一句。他的胃隐隐作痛,但他并不饿,即使从昨天晚饭起他就没有再吃过任何东西了。手术前应该空腹六小时。他的手术被安排在中午前,但现在已经快三点了。

他的肩膀也很痛。在手术结束后这里还需要接受复健理疗。Will想想就觉得心累。

“有没有谁是你希望我帮你通知的?”护士问。

警长已经来过了,一次,就在Will苏醒后。他询问了Will事件的经过。那时Will还在麻醉剂的影响下,他猜自己没能叙述得太连贯。不过警长还是接受了他的证词,然后再也没有来过。

Will摇了摇头。他移开了视线。护士转身离开了。

 


+1


Will刚在他的位置上落座,他的胃就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特别响。Hannibal挑起了一边眉毛。Will畏缩了一下,“啊,抱歉,我来之前没吃晚饭——”

Hannibal的表情看起来,如果要形容的话,应该是难以置信,“请再说一遍?”

“我快迟到了,我不想迟到。”Will嘟哝着说。

有那么一会儿,Hannibal什么都没说。Will把自己更深地陷进椅子里面。他的胃再次鸣叫起来,然后Hannibal似乎下定了决心。他站起身向Will伸出一只手,“来吧。”

Will瞪着那只伸向自己的手,然后抬头看向Hannibal。“啥?”

“我们去给你弄点晚餐,来吧。”

Will让Hannibal把自己从椅子里拖了起来,“我没事的,真的。”

“我们坐我的车去,”Hannibal继续道,“然后我再送你回来。”

显而易见Hannibal并不接受任何否定的回答。直到Will坐在了Hannibal的车里他才想起来要问:“我们这是去哪儿?”

“我家。”

上帝。Will还以为他们就是去买点快餐之类的呢。不过话说回来,他完全想象不出Hannibal在汽车餐厅或者丹尼之家的画面,“你真的不必——”

“我清楚。但我依然坚持。如果你饿着肚子的话我们的谈话将很难有什么进展,另外,我很乐意为我的朋友们提供食物。”

Will以前从未拜访过Hannibal的家,不过他并不惊讶于这里比起办公室来也毫不逊色:环形车道、巨型前门、还有只能用公馆来描述的建筑物。Hannibal飞快地将Will的外套挂在门厅,并脱去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然后把Will带进了厨房。Will被领到岛台边的高脚椅上坐下。

“为了节约时间,毕竟你已经饥肠辘辘了,我将为你提供一些剩菜。”Hannibal一边说一边卷起袖子,“希望你不要在意。”他将一条围裙系在了腰间。

“不,完全没问题。”Will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反而需要安慰主人。

“在等待食物加热的时候,我们正好可以先开始一份小小的开胃菜。”Hannibal从冰箱里取出好几个包装盒,以及一个小罐子。然后,几分钟后,Will面前就被摆上了一个迷你木砧板。“橄榄,曼彻格芝士,配西班牙辣香肠。”

Hannibal留他独自享用,然后转身将什么东西刮进一个平底锅里后架在了火炉上,然后又在另一个锅里放入了别的什么。Will低头呆滞地看着面前的食物。这看起来本身就是一顿饭了。而且他要怎么吃?用手吗?Hannibal没给他提供叉子,不过Hannibal不是那种会忘记这种事的人。所以Will用手拿起了一颗橄榄,咬了一口:酸溜溜的,滋味浓郁。他把它吃完,吐出果核,然后接着尝试奶酪:甜蜜中带着坚果香气。辣肠的味道却很温和,混入了蒜香。

他抬头,发现Hannibal正靠在橱柜上观察着自己。精确地说,他并未微笑,但眼角的褶皱微微泛着笑意。

“你的用餐习惯像是一个惯常挨饿之人所拥有的。”Hannibal观察道。

Will略显尴尬地半耸耸肩,一边高一边低。“我们以前很穷,我挨过不少饿。”

“那么我们就有一个共同之处了。”Hannibal转身去查看火炉上的未知美食,他颠了颠锅然后又重新靠在Will对面的橱柜上。

Will将这间巨大的厨房仔细打量了一遍;包括Hannibal笔挺的、显然是定制的衣物,还有墙上挂着的艺术画。炉子上的未知食物闻起来棒极了。“你?真的吗?”

“一个典型的孤儿。”Hannibal提醒道,搅拌了一下锅里的东西,“住在典型的苏维埃孤儿院里,那些光景并不美好。”他取出了盘子和餐具。Will相当高兴地发现他取了两套;他不确定自己能在刚刚叙述完自己童年挨饿史的Hannibal面前独自大快朵颐。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那些橄榄奶酪和辣肠全吃光了。“当我的阿姨和叔叔最终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忘记吃饱是什么感觉了。我很难相信自己真的能够吃任何想吃的东西。我会在口袋里或者房间里面贮藏食物,这吓坏了不少仆人。最后,我的阿姨采取了让我随时在口袋里携带一块饼干的做法,这样我才能放心不会遭受饥饿。”

Hannibal绕过吧台,将Will的餐盘摆在了他的面前:一大勺混合着亮红色汤汁的炖肉,边上是一堆金灿灿的酥脆土豆角,周围还围绕着某种翠绿的蕨类生菜。Will感觉唾液正被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来。

“Lagarto con tomate,”Hannibal介绍,“翻译过来的意思是‘蜥蜴配番茄’,这令不少人以为西班牙人会吃蜥蜴。他们确实可能会吃,就像不少其他文化一样,但这里的Lagarto指的是猪肉部位,在腰肉和肋排之间的那部分。”

Will拿起自己的叉子,“闻起来棒极了,谢谢你。”

“Bon appétit。”Hannibal微笑着说。他在Will身边落座,两人的手肘几乎碰在一起,然后开始享用自己的那份食物。Will喜欢这样:紧挨着某个人坐,共享食物,并一起交谈。他告诉Hannibal他有多厌恶热狗肠配切片白面包;最近的案子;他班里一个表现糟糕的学生。Hannibal倾听着,不时给出一些建议和意见,并时时露出笑容。

后来,当Hannibal将Will的外套递给他的时候,Will说:“谢谢你,非常感谢,为了这一切。”

“我的厨房总为朋友敞开。”Hannibal说,“现在,请允许我将你送回你停车的地方。”

那天晚上他回到家的时候,狗狗们似乎对他的外套特别感兴趣。Will皱起了眉头将手探进口袋里。他的手指触碰到了什么油腻的东西。在他的口袋里,包裹在拧起的蜡纸中的,是一段四英寸的西班牙辣香肠。


end

2018-05-08Hannigram拔杯
评论-17 热度-258

评论(17)

热度(258)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