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Hannigram】道貌岸然 Sanctimonious 1.1

Sanctimonious
道貌岸然

作者Everett_Harte


梗概

汉尼拔·莱克特非常明白自己的意识。或者至少他以为如此。然而,在杀死自己非正式病人后,接踵而至的后悔,让他改变了这一看法。
发生在第一季的某处,汉尼拔·莱克特决定,比起忽悠他,看他会走向何方,直接杀死威尔·格雷厄姆显得明智的多。
这个决定缺反咬了一口他的屁股,或者说,是给了他当胸一刀,事实上。

标签

  1. 血腥暴力谋杀食人…俱全

  2. 黑威及谋杀夫夫导向

  3. 并非鬼故事。

答应我,等我更完第一章再更新其他标签好吗?
留点悬念w

主拔杯,有逆注意

----------


第一章  手可摘星辰
And ever reaching to grasp the stars... 


即使意识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思绪却不一定如此。它们不断回溯着那个只进行过简单交流的非正式病人,灼热而甜美的低烧在其脑中蔓延。有一部分的自己,希望观察这位探员,看看他能在陷落之前走多远,确切地观察一下这种他只从学术上了解,但从未真正目击过的心理效应;而另一部分的自己则对这种恶化的过程很感兴趣。但更难与自己协调的问题是,他对Will所抱有的喜爱之情。Hannibal有着奢侈的手段,但品味却很简单。他喜欢新鲜的食物,也喜欢满足自己平日里被激发的任何一个微小的好奇心,或者甚至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好奇心。

现在他陷入了一个僵局之中。Hannibal相当了解自己的思想,他将其在思维宫殿中打理地整整齐齐,绝大多数宫殿,用于重访他那些以死亡为主旨的造物中最有趣的那些。但现在,那里有越来越多的位置,被Will Graham占据,大多数被用来存放这人对上述犯罪现场的反馈。而他所提供的那些洞察,与Hannibal自己的思想如此完满地交织在一起。如果他是个凡人,他会说自己坠入了爱河,但Hannibal是个了解自己的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并无爱的能力。再也没有了。

而让他一直徘徊不前的,是脑炎潜在的不可预判性。他在一定程度上心中刺痒着想要目击这敏锐的意志被渐渐压垮,但又是这种不可预判性让他一次次收手。Will能在任何可获得的事实和物质证据之间,进行巨大的逻辑跳跃,而他建立连接的能力和逮捕的成功率,让医生有些苦恼。Will的大脑无与伦比,即使是在持续发烧的胁迫之下。甚至有人会说他的幻觉反而起到了帮助他弥合逻辑链的作用。

Lecter医生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实验已经比他所期望的要长太多了。他对自己持久的自由的估值,要远远高于短期内情感的火花。是时候除去Will Graham了。

怎么说呢,如果等得太久,肉质会腐坏。



 *** 



邀请在学院度过漫长的一天之后的威尔,前来参加一顿即兴的晚餐再容易不过了。Will在他身边显得轻松自在,这一点本不应该在他的心中造成这般苦涩。在等着烤肉进行最后的闷炖时,他们正坐在Hannibal的书房里,啜饮着手中的西拉子葡萄酒。话题很快进行到了模仿犯案最新的进展上,这也再次坚定了Hannibal的最终抉择。这时外面响起了计时器的提示音。

他最后饮了一口,将酒杯放在了手边的小几上,“我得先把烤肉取出来凉一凉。”当Will起身想要帮忙时,汉尼拔露出薄薄的微笑。多么有礼貌。“请坐,我坚持。你是我的客人。在我们用餐前还有时间呢,等我回来我们还能继续刚才的讨论。”Will点了点头然后坐回了椅子上,指尖簇拥着酒杯的杯柄。

Hannibal不紧不慢地将肉块移到上菜盘中,那是从一个极其粗鲁的酒侍身上精选而来的。他在调味汁中所使用的酱料和波尔多特级葡萄酒,比这个酒侍力荐的年份要好得多,虽然酒龄尚浅,但酸度低得惊人且果味清淡。年轻而美妙,用来结束这个夜晚再合适不过了。

他将根茎类蔬菜盛到烤肉周围,然后端到餐桌上。在脑海中构想了一下和威尔进行最后一次晚餐时的画面,他转身走向书房。

正当Hannibal要进入时,他首先看到Will空空的酒杯放在茶几上,就在自己半满的酒杯旁边。接着他看到Will站在书房另一端的书架边,那里放着他的烹饪参考书,不由想起Will在办公室时也常常转身面对书籍,在他感觉不确定或者是焦虑的时候。他微笑起来,但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注意到了Will的僵硬。

Will转过头,与Hannibal四目相接,这种凝滞感依然存在,让Hannibal有些不安,因为在此之前他没见过Will展现出这种感觉。

“是你。一直以来,都是你。”Will抚平他正在阅读的书页,喃喃低语。Hannibal注意到这是他自己第一批法语烹饪书籍中的一本,他在上面做了大量的批注。他不该对Will能读懂法语而奇怪,Louisiana是他常常引为故居的地方,即使他小时候经常到处搬家。

手指拂过书页上多年前留下的已经渐渐淡去的铅笔印,上面印着关于牛胰脏的菜谱。开膛手以取走内脏而闻名,而Hannibal总不吝于在晚宴时与别人分享美食。这颗无与伦比的大脑终于突破了自己曾寄予希望的最后一道防线,而Hannibal也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Will,我不太清楚你说的是什么,不过我是来请你前往餐厅,好继续我们的讨论的。”

“停,停止吧。我不能——当然了。”他把那本翻开的书放到自己空着的椅子上,转身正对着Hannibal,双手紧握,“当然了,你总是领先一步,不是吗?你甚至让自己参与了调查。你决定和我一起做顾问是不是因为你发现,我是那个最有可能抓到你的人?当你在我的脑袋里操来操去的时候是不是很开心很得意?”威尔喊叫着向Hannibal跨了一大步。

Hannibal进入了书房,走到茶几旁边,端起他喝到一半的红酒。小饮一口在书桌边站定,自始至终,Will的双眼都紧紧跟随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将一只手平放在书桌的木纹上,手指搭着一叠纸张的边沿,

“亲爱的Will,你必须让自己平静下来。单单因为我有一本烹饪书并不代表我是个连环杀手。请坐。让我重新为你加满酒杯。”

“Lecter医生,我现在已经看清你全部的形象了,你是个隐藏在我们之间的高智商心理变态。我对你的影子一清二楚,而如今我总算发现它所联结的对象了。”Will低下头,发出一声刺耳的大笑,“你本应当帮助我观察的,好吧我现在总算操他妈的看清了。”

当他的眼睛看回医生的方向时,闪过的唯一念头是,在自己移开视线的短短一瞬,对方已经悄无声息地靠近过来了。手术刀整齐地将Will剖开。Will伸出手,抓住那些他清楚是自己肠子的东西,但没去看。他一直保持着与Hannibal的视线接触,包括倒下的时候。一双手臂环抱着他的肩膀和臀部,让他轻轻地落在了地上。

“Will,亲爱的Will。”在Will的眼泪开始顺着脸颊滑落时,Hannibal的手捧住了他的脸。他取下了他的眼镜,将它放到一边。“我一直知道你是超凡脱俗的,但我一生中从未如此盼望过自己是错的。”医生的拇指滑过一颗泪珠,将它送入了自己的嘴里。Will的嘴动了动,无声地说了什么,但Hannibal不是个乐于解答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答案的问题的人,相反,他专注于那双蓝色的眼睛,它们凝视着自己,充斥着冰冷的盛怒和背叛。

当Will Graham犯下那个愚笨的错误时,他就将自己交给了的命运去判决,Hannibal举起那把手术刀,快速地割开了他的喉咙。即使是一个蛇蝎心肠的神祇,在他愿意时也能心怀慈悲。



*** 


TBC

评论(7)

热度(83)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