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拔杯】Stalker跟踪狂 1.2


Stalker by nightliferogue

警告:有对跟踪行为的美化/浪漫化


------------------------

1.1←戳我

------------------------

1.2


他苏醒在一片黑暗之中,床边的时钟读数为清晨三点十三分,他眨了下眼睛,有点迷惑自己怎么会这么早醒过来。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喷洒在自己颈后的呼吸。

Will凝固了。

“你想要我听到你,”他耳语道,一动未动。

一只手掌落在自己的脑后,他不禁在这触碰下微微颤抖。

“我……谢谢你,给我Beloved,他真……谢谢你。”

手掌停了一下,开始抚摸Will的耳朵。

“我……我不会看,但我准备翻个身。”他说,闭上眼睛转成仰卧的姿势。


这里改为图片格式,看不到请刷新一下】

一个吻落在他的膝头,Will一动不动地听着他神秘的爱人离开,他又是一人独处了。他凝视着暗处,整个清晨都没再能入睡。

oOo

开膛手的下一次杀戮在两周后出现,不过不是Will认识的人,同样的玫瑰出现在眼窝中,Will发现自己几乎因这个男人比自己更早见到开膛手而义愤难平,在那场性事后。

显而易见,开膛手的爱情转瞬即逝。

每天早晨,他不再在屋内或是室外找到花朵,也不再有深夜来客,甚至他觉得眼下的这些花朵也不是为他准备的了,而仅仅是作为与前些案子产生联系的附属品。

Jack似乎注意到了Will的愤怒和苦涩,每次他前来咨询的时候,Will都在不断和遇到的每一个人打别,于是Jack终于忍不住要求Will再去见见Hannibal,自打Will第一次与开膛手相遇之后就没再去过。

即使是那些梦境也停止了,他再怎么努力尝试强迫它们回归也丝毫不起作用。

oOo

当他再一次见到Hannibal时,这个男人看起来稍稍有点不那么完美,他的双眼在Will身上粘得太久了些,“晚上好,Will。”

“嗨。”Will嘟哝了一句,跟着对方进了办公室,把自己的包扔到长沙发上。Hannibal微微蹩眉,“你有些焦躁不安。”

Will瞟了他一眼,“你以为呢?”

Hannibal问,“你介意坐下吗?我能给你倒杯饮料。”

Will摇头,“我很……上帝啊我就不该到这儿来。”

Hannibal在他往常的位置落座,凝视着Will。“发生了什么?”

Will承认的时候手都抖了起来,“我的跟踪者离去了。”

Hannibal向后靠去,“我明白了,这使你感受如何?”

Will嘲讽地说,“被抛弃,被利用,就像昨夜的垃圾堆一样。”

Hannibal假设,“也有可能这个人被逮捕了,或是受了伤而不宜行动。”

Will摇了摇脑袋,“不,他没有,他在……还在做某些事情,所以我知道他没有。”

Hannibal看着他来回踱步,再次提供参考意见,“也许他终于意识到你并不被他的魅力和取悦方式所吸引?”

Will停下步伐,回头瞪着他,“但我告诉过你我……”

Hannibal微笑,“你的罪犯可能需要某些安抚来知道你确实在乎他,即使如果你探明了他的身份也将无关紧要。”

Will叹息,“那我该做些什么呢?”

Hannibal柔声说,“做你觉得对的事。”

oOo

这就是为什么第二天晚上,Will Graham杀了人。

那个男人在遛狗时对他的狗不断猛扯,大吼大叫,“你这个蠢货,操蛋的杂种,快他妈的跟我走。”

Will那时正在带着他的新幼犬散步,Beloved依旧非常精力旺盛,尽管已经在试图压抑自己的热情了。Will看到那个男人抬脚踢向跑在他前方的小型腊肠犬,使它发出疼痛的尖鸣。

他目视着那个男人走进一栋距自己家不远的房屋里,确保此人独居此地,然后带着Beloved回了家。

接下来Will找来了手套,一捆绳子,一把刀,一张面具来遮蔽面容,然后花了几个小时等那人入睡。他闯进去,掐死了那个人,然后正当他准备走回家时,一双强壮的胳膊将他推到了砖墙上。

Will喘息不止,感觉到颈后传来的轻微气息,他的肾上腺素涌动剧烈分泌,“你一直在观察。”

和他印象中一模一样的轻柔触碰抚上了他的发丝。“你很满意。”

他感觉到了印上他颈背的唇瓣。

“求你了,我只是……”

牙齿轻咬着他的肌肤,Will挣扎着想要移动,而开膛手对他的不服从低吼。“我好想你,”他供认不讳,“上帝啊,我简直是一团乱麻。我……”

当他转过身时,他双眼圆睁盯住面前的男人。

“Hannibal。”

Hannibal微笑,看了Will一会儿然后放开他,“你好。”

Will吞了口唾沫,“你在这儿做什么?”

Hannibal摸了摸他的脸颊,让Will抖了一下,“你想我了,不是吗?”

Will屏住呼息问道,“你是……”

Hannibal无声地吻住了他,细细品尝了Will口腔的每一寸才分开,Will不由融化在了他的臂弯中。

“我希望你会喜欢那些鲜花,我……猜那只小狗还配得上你的狗群?”

Will颤抖着问,“什么……为什么?”

Hannibal牵着他的手,带着Will离开了受害者的院子,走向Will自己的屋子,这么晚了他们两个是这个居民区里唯二醒着的人了。“我见到了你,在市中心,不久之前。你那时在为一个案子做顾问,我猜是扼杀者 Strenton?”

Will捏了捏手心,依旧发着抖,“是的。”

“我觉得你是我目光曾所及中最美的生灵,我知道自己必须了解你所有的一切。”

Will感觉自己的双唇也在颤抖,问道,“我……你离开了,我……”

Hannibal从自己口袋里取出钥匙开了门,Will先走在前面,Hannibal跟着他,“你真挚的信任,盲目的信仰使我不知所措,我再也无法抗拒你。”

Will的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再次吻住了Hannibal,在退开前咬了他的双唇,“那你现在能抗拒我了吗?”

Hannibal微笑起来,“不,我心爱的(beloved),我做不到。”

他们缠绵到日出方休。精疲力竭,浑身酸软,Will依偎在Hannibal的胸膛上渐渐入睡。

“我爱上了一个我几乎一无所知的连环杀手。”

Hannibal将他搂得更紧了一些,“你确实爱我。”

Will微微扬起脑袋,“没错。”

Hannibal又亲了他一些,“我相当满意,虽然你对我的印象更多来源于你自己的偏好。当你知道真正的事实后,选择很可能发生变化。” 

Will爬到他的上方,双手撑在Hannibal的脑袋两侧,“不,我不这么认为。”

Hannibal微微一笑,“让我们如此期待吧。”


第一章完


评论-14 热度-122

评论(14)

热度(122)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