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拔杯】An Irrevocable Becoming 第三章

第三章

“已经一周多没有新的踪迹了。” Jack平静地说,但紧接着他就自椅子里起身,拳头捣在了桌子上。“他们转入地下了!我们错失了机会。”

集合在他面前的队伍一言不发。Jack还没习惯和这么多……陌生人一起工作。他巡视了一下人群,希望找到Will还在这儿,或是Hannibal,或是Alana。但他们都离开了。

他来回踱步,双手勾在背后。“有谁有任何想法吗?”

一个胆大的探员向前迈了一步。

“也许,考虑到他们的伤势,他们说不定已经死了,长官。”

Jack摇头。

“不会的,不然我们就已经找到他们的尸体了。”他说,“他们躲起来了。”他转身看向投影上放大的华盛顿及周边地区的地图。当自己需要Will的时候他到哪儿去了?

“你们在哪儿?”他说,眯起双眼看着地图。

-------------

Hannibal拒绝吃饭。

“你得吃饭才能健康起来。”

“这些……令人发指的被你叫做食物的残渣里才没有健康。”他回答到,坐在桌边,现在,正盯着罐头汤料,对它深感冒犯。他已经康复到可以绕着小木屋走一会儿了,但依旧容易脸色苍白头晕眼花。

“那你要我怎么办呢?溜达到最近的市区里来一趟杂货采购?”Will嗤之以鼻。

Hannibal盯着台面表情凝滞。他依旧很虚弱,不过至少还有在喝水。

“我确信你会找到办法的。”他平白地说。Will重重叹了口气站起身,从椅背上抓来自己的外套走向前门。

“你去哪儿?”Hannibal问,坐在位子上没有转身。

“去找找办法。”

---------------------

Will沿着山中偏僻地小道驾驶,默默将每一次转弯都记在脑子里,好让自己等下能找得到回去的路。他在第一时间拆掉了车里的GPS,不让它给Jack找到他们带去任何方便。他很确信,现在Pennsylvania州和周边的几个州都在搜查这辆车。也许他应该将其换成某辆更旧一些,甚至更容易被忽视掉的车辆,等出了山以后。

他蜿蜒而下来到山脚,树林渐渐给农田让出了道路。他将车停在了路边,采摘了一些还带着穗花的新鲜玉米。玉米很难称得上是营养食物,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更何况它们还很新鲜。Hannibal会吃这个的。又向前开了几公里,来到一片番茄地,他对自己微笑起来,这就更像样了。

他正对着自己吹着口哨,采集着最成熟最多汁的番茄,突然听到一辆车停在自己的轿车后面。他回头看到一个穿着工装裤的老男人从一辆破旧的皮卡上跳下来。

“嘿!从我的地里滚开,你这个小偷!”他叫嚷着,沿着路堤跑向Wil。

Will站了起来,将他采下的番茄轻轻放在地上。

“我很抱歉,”他说,“我和我的家人实在是……太过饥饿。”那个男人僵住了,停下脚步望着Will,然后Will发现他的神态变了,眼中流出识别的迹象。

显然,Jack终究干了点活儿。

男人转身,开始向回跑去,但已经太迟了。Will比他的速度快一倍,在他能跑出五码之前就用胳膊锁住了他的喉咙。现在这都熟悉地好像是日常工作一样了,他愉悦地将对方脖子拧断。当感觉到这个男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并在他的手臂中变得无力下来时,一束蜂蜜般金灿灿的光线笼罩并穿透了他的身体。

Will将他杀死的猎物拖到对方的卡车里,他本没有打算获得鲜肉,但坦诚地说他本该考虑到这些。现在,Hannibal不可能再抗拒进食啦。

他将采下的玉米和番茄转移到卡车的驾驶室,然后将小轿车留在了路边。这里距离他们的小木屋足够远,即使它进入了Jack的视线中,他也不会感觉太危险。Jack在这些山脉里搜寻一整年也找不到他们,而即使情况真是如此,Will也知道怎么在荒野中存活下去。

Will回到小屋的时候太阳刚好落下,当他打开前门时,脸上还带着笑意,仍因杀戮而兴奋不已。

“蜜糖,我回来了。”他说,将新鲜的玉米和番茄落到桌面上。Hannibal正坐在客厅的扶手椅中,在从某处找到的便签簿上画着什么,他抬起头来。当Will走向他时,完全无法抑制住脸上绽放出的笑容。

“我觉得你带回来的东西绝对不止这些玉米和番茄,以至于让你露出这般微笑。”

Will彬彬有礼地弯腰,将一只手递给Hannibal。对方握住了它,站起身的时候因疼痛而发出一阵嘟哝声。他将他带到前门,然后打开了车辆的后门,露出里面的农夫,脑袋无力地下垂,角度与正常情况颠倒。

Hannibal轻手轻脚地走下三级水泥台阶来到车前,依旧握着Will的手,可能比他自己意识到地要更倚靠着对方,好让自己保持平衡。他将脑袋探入,好好观测了一下这块肉,然后又深又长地吸了口气。

他直起身然后转了回来,眼中的火花与嘴唇上完整顺畅的笑容交相辉映。

“你从未停止过让我惊讶,Will。”

Will发现自己回以一个微笑,他其实一直想要这么做,只是在此之前从未放纵自己。

“告诉我这次狩猎是如何进行的。”

Will轻笑一声低头看向地面,带着……一丝红晕?他确实脸红了。

“这几乎称不上是狩猎,他径直向我走来,大喊着我在偷他的番茄。”

Hannibal点了点头,视线凝滞了一秒,笑容慢慢淡去了。

“好吧,我们两的身体条件都无法恰当地完成一次狩猎。就眼下来看,这已经不错了。”

--------------------

Will的左臂是两个人加起来所拥有的唯一力量,所以Hannibal坐在两人找来的一把草坪椅上,口头给予Will指示,引导他如何开膛破肚清洗胴体。他们转移到了小木屋的侧面,远离正门边上那个慢慢腐烂中的猎人,Hannibal在指导的同时,忙里偷闲从玻璃杯中小口汲取着水分。

“小心点别伤到肝脏,Will。这个样本看上去相当健康,它应该饱含我们俩所需要的各种营养和维他命。”

Will点点头,用前臂擦掉了汗水继续干活。他试图不要看向这个农夫的脸,而是专注于自己的任务,尽可能地把这当成一条鱼什么的,虽然两者几乎毫无相似之处。

“这会让你烦恼吗?”Hannibal问他,当Will第三次发现自己盯着这个男人的脸看时。

Will思考了一下,在此之前他几乎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思考过。他们一直处于逃亡中,为存活而搏斗,没有一刻休止的时间来评估一下自己的感受。

“这……烦恼我的是它几乎没使我烦恼。”他承认道,继续干起活来,小心翼翼地切除了这个男人的肝脏,将周边的血肉一起割下好让器官完整无缺。

Hannibal点点头又喝了一小口水。

“但你并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一点儿也不。”

Will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得更快了,然后,炙热,琥珀色的光晕笼罩了他,和他杀死这个农夫时那种一模一样的。以及那个猎人,以及那个护士,以及Williamson太太。

“我在四天内杀死了同等数量的人。”他平白直述道,将肝脏平放到他们准备好的干净托盘里,然后又俯下身开始移除胃和肠。

“确实如此,然后呢?”

Will耸肩。

“我挺喜欢的,你没说错。”

他未从手上的活计中抬头,但即使如此他依然能感觉到坐在身后的Hannibal露出了笑容。Will一直工作到夕阳西下,等到Hannibal满意的时候光线已经流逝得差不多了,两人一起将残骸从脚踝吊了起来,绳子绕过一根树枝,好让它在夜间时分晾干。Hannibal虔诚地用双手捧起了那块肝脏,轻柔地好似托着一个婴儿。

“我曾经给过你如此多的礼物,Will,”他说,,“而当我以为你带给我的回礼是从Freddie Lounds身上取来的时候……”

有那么一会儿,沉重的负罪感撕扯着Will疲惫的心脏。他向前走了一步,双手握住了Hannibal的手,将那块肝脏一同握在手里。

“这次是真实的,”他说,“我很抱歉……我花了太长的时间才来到你身边。”

在越发黯淡的光线中,Hannibal的双眼对上了Will的。他倾身向前,Will也迎合了上来,两人的嘴唇在肝脏的正上方相遇了,汇成一个缠绵的,纯洁的,发自内心的亲吻。

Hannibal轻轻后退了一点,但依然保持相近。

“我提到这个不是为了重访旧日的创伤,”他说,“而是想要指出这件礼物对我的触动有多深厚。”

Will抬起一只手抚上Hannibal的脸颊,依旧覆盖着鲜血,而Hannibal也将脑袋倚向Will的触碰。他们一动不动地站着,片刻,两人都一言不发,直到Hannibal因久站而抽痛了一下。

“我得去把这个准备一下然后烹饪,在它变质之前。”他说。Will走到他身边帮助对方一步一步走进小屋里。

--------------------

Jack来回踱步,眉头紧皱,眼下带着厚重的黑眼圈。自从他们发现那辆轿车之后已经有三个星期了,它是从距离他们……距离Will杀死那个护士的诊所几个店面远的一家商店里被偷走的。

现在一个又有一个农夫失踪了,包括他的皮卡一起,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称得上是线索的东西。

“他们肯定位于这些山里的某处!”Jack对着满是人群的房间大吼,平心而论,所有人都和他自己一样疲劳。“他们受了重伤,无法长途跋涉;他们的大头照贴得到处都是,他们去不了任何接近人群的地方。他们诉诸于捕猎来获取……肉食。”他颤栗了一下,试图不要忆起自己曾食用过多少Hannibal烹饪的食物。“一个农夫,两个远足者,然后现在是一个护林员从这片区域里失踪了。”他说,拍向屏幕上投影出的那张图片,一个亮红色的圆圈住了一块接近20平方英里的区域。这是一块巨大的区域,但他们无法将其再缩小了。

“我们有六支队伍在以格网状搜索,长官……”有人提出。

“网状搜索!你他妈在开什么玩笑?Will曾是我们的一员,他能轻易地规避开。”

脚掌不安地挪动,眼睛与Jack错开,再没有人敢开口了。

“警犬在哪儿?”他问,将脑袋转向……Thompson,好像是?

“两支队伍带着警犬,长官。他们带上了所有失踪人口的气味线索,以及Lecter博士和Graham先生的,现在还没有发现。”

Jack叹息,无力地陷入自己的椅子里。

“我们抓不到他们的。”他说,将脸埋进双手之中。他在Will还帮着FBI的时候都抓不到Hannibal,而现在Will正帮着对方与FBI为敌,他清楚自己毫无机会。

----------------------

“我相信自己已经足够强壮可以移动了,也许是明天。”Hannibal说,用着不配套的刀叉组,就好像它们是抛过光的银器似的,切割着肉排。虽然他所能得到的调味料极度贫乏,但不知怎的食物依旧美味。Will咬了一口,闭上眼睛慢慢品味,清楚Hannibal仍带着敬畏之情注目着自己吞咽下每一口食物。

“我们确实该动身了,”Will说,“他们就快要找到这个地方了。”

他将向下伸出手,揉皱了那只尽忠职守地蹲在他身边的K-9警犬的毛发,同时吃了一口由他前主人制成的佳肴。古怪的是这只狗对此并不太在意,估计他的前主人当得不怎么样。

“你建议我们去哪里?”Hannibal问。Will鼻子喷了口气,一个假笑滑过他的唇边又很快消失不见。

“你在问我?你才是那个常年持有和我一起逃亡计划的人,还是说你为我们准备的完全屋已经被盗用了?”

Hannibal被Will的话逗笑了,然后他顿了一下又吃了一口晚餐才作出回答。

“不,不是这样的,一旦我们到了欧洲,我会重新成为领导者。但现在,我们正在你的领地中,Will。你了解Jack,以及他会做出的抉择,比我了解得多。所以直到我们离开这个国家前,我都将服从你的引领。”

Will喷息,当他面无表情盯着桌面看时,一个笑容闪电般地滑过嘴角。心脏因Hannibal对自己的全然信任而兴奋不已;即使他配不上这样的信任;即使过去的五年间他除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Hannibal以外,什么都没做。

“你又在沉默了。”

Will强迫自己的双眼重新聚焦,将视线上移到Hannibal的脸上。

“就好像过去三年从未发生一样。”他说,“我花费了如此之多的……精力,和时间,试图忘记你,而接下来……”

Hannibal只是凝视着他,一言未发,等待倾听Will选择坦白或是不坦白的话语。

“我再次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知道了。我知道结局将会是我们在一起,即使我不知道我们将能存活多久……”

“而现在,我们在这里。”

Will点头。

“我们在这里。”

Hannibal微微一笑,切割下一个完美的立方体肉块,然后用叉子刺穿它,“你真是相当享受你的新自我,我们拥有的肉食比能够挥霍掉的要多得多。”

Will轻哼,之前滑过他脸蛋的笑容已经固定了下来。

“确实如此,尽管。”他说,而Hannibal咽下了他咀嚼着的食物,将餐具放到一边,抬头与Will对视。

“尽管?”

Will微微前倾,将双手伸过桌面。Hannibal的手与它们相遇,手指纠缠在一起。

“我享受狩猎,我享受杀戮,但我想念与你一起的杀戮。”他说。

Hannibal脸上舒展开的笑容爽朗而透亮。Will的心脏因此疾速鼓动起来;这样的笑意通常都被好好地隐藏起来了,用人皮外衣遮蔽,以至于无人能看到这个魔鬼的欣喜之情。

Will被授予了观赏的许可证,而这点燃了他全身的血液。

“那么,明天。”Hannibal说,“我足够强壮了。”

他们将所有需要的东西整理好放到皮卡里,抗生素已经耗费殆尽,而他们终于,终于,不再需要绷带了。他们也没带上任何肉块。Will向Hannibal保证他们沿途能都得到充足的肉食供应。计划是让他们的踪迹看起来像是向西边驶去的。他们将各种踪迹留给Jack;堆积如山的证据,引领他走向错误的方向,而事实上真正的计划是前往纽约,在那里Hannibal会买下一艘私人游艇驶向欧洲。

他在各种各样的假名之下有着不计其数的资金,他向Will保证。Will需要做的所有事就是摆脱Jack的跟踪。

这看起来足够简单。最后一次,两人在这个小屋的床上安置下来,而Will感觉得到Hannibal很高兴能离开这里。如今床铺早已脏污不堪,满是他们的血迹和汗水,倒不是说它刚开始时就干净到哪儿去了。

Hannibal在Will身边躺平,手臂环着他的腰部将他拉近。Will动弹了一下,凑得更近一些,直到俩人之间再无空隙。他感觉到Hannibal在他的太阳穴落下轻吻,然后是侧脸上,嘴唇在他脸上定格的疤痕上虔诚地不断描摹。

“我知道你已经等不及想睡在一张干净的床上了,”他说,“我也对此很向往,是的。”

“你可以睡在那张长沙发上,你知道,那个干净点。”

他感觉到Hannibal露出一个笑容,因为这个笑容紧贴着他的脸颊。

“一张有你在身边的肮脏的床,比一张缺少你陪伴的干净床铺更和我心意。”他说,而Will感觉自己心脏再次飞奔起来。Hannibal将一只手滑到他的胸口按在上面,他显然感受到了自己对Will心脏的影响力。

“你在等什么?”Will柔声问,自从他们在厨房间的亲吻之后,俩人只交换过几个饱含深情的爱抚,即使两人显然清楚彼此都想要继续下去。

“更理想的环境,我想。”Hannibal说,抬起一只手梳理着Will的发丝,Will在他的触摸下满足而安心地叹息。“我等了你如此之久,Will,以至于再来几周或是几个月的等待都称不上是磨难。”

Will沉重地叹了口气,融化在Hannibal的臂弯中。

“即使是我的过错让我们不得不因分离而痛苦,”他轻声说,“但自始至终我也在等待,等待自己意识到自己的归属之地。”

他听到身后传来的满足的叹息然后微笑起来。他喜欢告诉Hannibal,频繁地,告诉他自己属于他。这些字句有着美妙的效应,让他整个面具都滑落下来,让Will能够看见他。

“现在,休息,亲爱的Will。”Hannibal说,“明天你将会需要你的力量。”


评论(19)

热度(97)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