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Alana finds out 系列之五:健忘症

系列之⑤:健忘症

(下划线代替斜体)


这篇文章里的Hannibal得了健忘症(但依旧钟情于猫鼬……猫鼬?不论怎样……),Will有点担心过头,于是Alana意识到了点什么。

-----------------------

Hannibal Lecter拥有极其逼真的记忆力,于是这么多的内存就需要一个一丝不苟搭建起来的记忆空间——一座宫殿——来打理存放。

Hannibal Lecter能说好多种语言,每一种都流利通畅,他可能从未遇到过语法问题。

Hannibal Lecter通读成千上万的书籍,它们被归档在心理诊疗办公室里,也遍布于家中。一旦有需要,他就能精确记起能在哪里找到任何一本大部头。

不幸的是,眼下的Hannibal Lecter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住在何方,就连他是个吃人的连环杀手都忘了。不过这个星球上一共就只有少于五个的人类知道这件事,而且只有一个正和他待在同一块大陆上,所以大概也没人会问到这一点。

他同样无法记起正坐在他床边的这位女性的身份,虽然Alana已经数次告诉过他,自己的姓名以及他们是朋友和同事的关系。她还没告知他两人正在约会,因为这段关系还很新,她并不希望因过多的讯息使他负担超荷。不过他可能已经有了猜测,毕竟他是Hannibal,即使得了(希望是暂时性的)健忘症,他还是那般聪敏。她已经在他身边呆了好几个小时了,即使不时有别的医生在边上碍手碍脚她也一直紧握着他的手。

她怀疑即使自己现在就告诉他这事儿,他也无法理解,毕竟他服下的那些抵御伤情——大片创伤还好不致命——的止痛药已经产生了效果——他刚从一场车祸中幸存。眼下,他正忙着柔声轻哼以及凝望,显然正为天花板上的什么东西深深地着迷。

“我能看见星星。”Hannibal说,带着某种朦胧的孩子气的欢喜。

“透过天花板吗,Hannibal?”Alana问道,被他的样子逗乐了。

“唔,它们一闪一闪(twinkle, twinkle)的,散发着漂亮的光芒。我能把它们都摘下来,全部砸碎,然后烤成蛋糕。”

“这很棒,甜心。”即使因药物而飘然欲仙,又丧失了记忆,但男人依然满心美食与诗篇。

她宠溺地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抬头看到房门被推开了。她以为会见到医生带来另一轮的检查,然而,冲进来的是Will Graham。注意到那些遍布Hannibal身体的淤青和伤口时,他畏缩了一下,看上去非常惊恐且莫名地喘不过气来。他一直维持着那种在痛苦和宽慰之间来回摇摆的表情望着Hannibal,直到他注意到了Alana,立刻略显浮夸地试图将表情控制成友善的担忧。

“上帝呀,”他朝Hannibal的方向挥了挥手,试图将呼吸放稳,“他看起来可真糟,他会好起来的吧?”他往床边又靠近了一步,看着Hannibal观察天花板的样子,试图让自己的表情放松,结果却惨败了。“抱歉,我只是……Jack刚刚告诉我车祸的事情,我……”

“一路跑到了这儿来,看你的样子就知道。”Alana帮他说完,有些困惑但也为他的反应可乐。

“好吧,我开车来的,绝大部分的路程。”Will给了她一个局促的咧嘴笑。“但,没错,这里的楼梯超级陡,而且数不胜数。”

“他们有电梯的。”

“啊对,我……我猜大概我也撞到头了。那是真的吗,关于记忆缺失的消息?”这会儿他已经顾不上掩饰自己的担忧了。

“只是暂时性的,大概。”

“只要将他的记忆宫殿重新拼凑起来就行了。”

“你刚刚是说了记忆宫殿吗?”Hannibal的注意力总算被从天花板上拽了下来,落到了Will身上,他凝视Will的眼神仿佛他就是自己幻想的星空中最闪亮的星星。

“确实如此,医生。”Will绕了个圈子站到了Hannibal的病床边上,“你对这个词语有印象吗?”

“没有,”Hannibal带着笑容回答,“但它听起来超棒。”他用手捧住了Will的脸,并用拇指沿着他的脸颊轻抚。Will看起来有些难堪但没有做出任何打断或者挪开的动作,即使他的眼神尴尬地瞟向Alana的方向。

“我好担心你死掉了。”Will喃喃低语。

Hannibal看上去很开心,“感谢你为我担忧。你真美丽,你有伴了吗(Are you taken)?”

Will脸红了,这才从Hannibal的触碰中挣脱出来。“没——没啊。谈不上。”

谈不上?这话有意思。

Will抬头望着Alana问:“他到底有多high?”

Alana指了指天花板说,“我猜不久前他刚看穿了大气层。”他们为被他们夹在中间的男人相视一笑,有那么一会儿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一样。然后Alana才想起现在的Will本不该对Hannibal保有任何善意,“你为什么会来这儿?”她问,眯起了眼睛,“期望这辆卡车能做到你那位小爱慕者没办到的事儿吗?”

有那么一刹那,Will看起来满怀愧疚,但紧接着就只留下了伤感。“我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他喃喃地说,就好像承认这些话会带来刺骨之痛,“前来查看他有没有去世。即使是当我盼望他死掉的时候也并未感受到欢喜,直到知道他没死的那一刻我才心里一松。”

Will爱着Hannibal。Alana被这纯粹而简洁的事实击中了。也许Will恨着他,也许深信他能做出某些邪恶行径,但一旦与他分离就无法独活。他彻底地、尤其地、无可挽回地、“疯狂冲到你男朋友病床边”式地,爱着Hannibal Lecter。

而通过Hannibal对Will下意识的反应来看,这种感情并不是单向的。

这就太他妈尴尬了,因为Alana正在与其中一人谈着恋爱。而虽然她很喜欢Hannibal,同时还是“与Hannibal做爱俱乐部”的狂粉,但她从未与Hannibal陷入热恋。这意味着她需要在保持优雅的前提下从这个房间脱身,好让这两个男人——压抑情感的白痴们——解决好他们涉入的某种古怪的求爱形式。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就界限以及“试图杀死你预期的另一半有多不明智”和Will进行一次简短交流。

“好吧,你瞧,”她告诉Will,希望能快点搞定这事儿,“十分钟后他就得再服一次药,药效会让他晕上一会儿。你不如在我等他睡着的时候去弄点咖啡来,我觉得我们应该就某事好好谈一谈。”

Will给了她一个惴惴不安的茫然表情,但在看到她露出的微笑时不由放松一叹,“我很快回来。”他告诉病房里的两人,并给了Hannibal一个他自认为大概是敷衍的眼神,但实际上恍若一个巨大的霓虹标志,上书:Will Graham对Hannibal Lecter比心而且超级高兴他还活着。

“Alana,”等Will离开后Hannibal说,“我觉得我可能记得刚刚那个男人的一些事情。”

“哦?”Alana已经精疲力竭了,但这也许会是病情进展。Hannibal依旧是她的朋友,即使他将不再是她的伴侣了。

“他的教名是William吗?”

“没错,这太棒了Hannibal,你的记忆正在恢复。”当然了,他会在想起其他任何东西之前先记起Will。

“我记得,我们在一间办公室中,里面有很多书籍。我记得我吻了他,我觉得我很爱他,他是我的男朋友吗?”

哦上帝,这要是在其他什么场合下大概会超甜蜜。“是啊,Hannibal,”她长叹,决定顺其自然,“我想他应该是。”





评论-28 热度-178

评论(28)

热度(178)

©Lusianna / Powered by LOFTER